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丽三亚

曾经年轻的闯海者

欢镜听 时间: 2018-08-10

曾经年轻的闯海者

(欢镜听)

  二十世纪的一九八七年,中央宣布将原属广东省管辖的海南地区划出,筹备建立海南省。当年,本文作者欢镜听只有二十二岁,在四川省江津县(现重庆市江津区)某乡镇企业打工。海南筹备建省的消息在媒体一经公布,激发出他“趁年轻,到外面闯荡一番”的激情。在一个细雨飘飞的晚上,欢镜听挎着牛仔包,登上了南行的火车。

 

  这是他第一次走出多雾的四川盆地。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远门。

  登上海南岛的第一天,最让欢镜听惊奇万分的是阳光如千万颗银针般地扎下来,皮肤有一种打火罐似的爆裂痛楚。海南岛上的阳光跟他过去的生活环境四川盆地见到的日照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在四川,每当阳光穿过厚重的雾霭时,原本睡意十足的黄狗会兴奋地跳跃起来,汪汪的狗吠声中饱含着对阳光灿烂的歌唱,甚而,那些瘫痪在床上多年的患者,都会双眼定定地勾扯住屋外阳光透明的脚趾,用渴盼的颤声提出“到外面晒晒太阳”的要求。在多雾的地方,在欢镜听的视野里,全世界人民都在歌颂阳光,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那时候,海南正处于建省前夕,机遇空前,海轮把一船又一船来自全国各地的“闯海者”送上这座岛屿,人人都怀着一份梦想,渴望在海南岛上找到一座金矿。——“闯海者”是当年流行在海南岛的口头语,类似后来的“打工者”之说。

  欢镜听到达海南岛后,很快发现情况不妙,一则他身上的钱所剩无几,二则上岛的人日渐增多,各家旅店的住宿费也相应地水涨船高。再过两天,恐怕连吃饭钱也会没有。心怀忧愁之中,欢镜听走进了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海南支会(现海南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天涯》杂志社。在杂志社,主编冯秀枚女士接待了他。结果可想而知。不过,欢镜听给冯秀枚留下了好印象,就在他失望时,冯秀枚关切地问他:“你过去来过这儿吗?”见他摇摇头,冯秀枚找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美丽的宝岛》送给他。冯秀枚的本意是让欢镜听通过这本小书先从理论上了解海南岛,思想上有了充分的准备后,有的放矢,少走弯路。

  回到旅店后,欢镜听开始阅读这本类似旅行册之类的小书。不经意间,他翻到版权页,看到这本由某出版社出版的小册子,居然印了数万册,而且出版时间已经有三年了。他想,在海南岛没有建省以前,这本书的销路肯定不好——本地读者少,外地人到岛上,似乎又很难专程到书店购买这样一本书。分析的结果,这本书很有可能堆积在大大小小的书店里。现在蜂拥上岛闯世界的百万大军中,如同他一样两眼一抹黑的人不是大有人在么,在这种情况下得到这样一本指点迷津的书意味着什么呢?

  欢镜听终于发现了一个商机。

  那天晚上,兴奋得一夜无眠。

  第二天,欢镜听几乎跑遍了大大小小的书店,包租着一辆三轮车,将那本小册子一堆又一堆地运到秀英港。面对那些一潮又一潮地涌上岸来的闯海者,他一咬牙,将定价只有二角五分一本的小书抬到五元钱一本。欢镜听双手拢到嘴前成喇叭状,望着那些刚下海轮的旅客,扯开嗓门说:“第一次到海南岛的朋友们请注意,我要问大家一个问题?”一听这话,旅客停住脚步,纷纷将头转向欢镜听,好奇地打量着他。欢镜听一见这情形,立刻眉飞色舞,大声说:“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我爱美丽的黎族姑娘鹿回头……总之,因为爱天之涯地之角,所以,我才一鼓作气跑到海南岛。”顿了顿,他话锋一转,“可是,朋友们,你们对海南岛了解多少?”说到这里,他指着身边一个满脸倦容、身背旅行包的女青年,“请问这位小姐,你是哪儿人?”

  女青年答:“西安。”

  “第一次到海南岛?”

  “第一次。”

  “到海南岛干什么?”

  女青年笑了,伸出手指环指一遍周围的旅客,反问:“你问问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他们花了成百上千的路费,到海南岛干什么?”

  人群中,一个旅客答:“闯海。”

  欢镜听紧追着问——他的话说给女青年听:“小姐,你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闯海,知道脚下的路该怎么走吗?”见对方没有答话,他又说,“具体点,现在,在这儿,你知道选择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到岛上的每一个地方才合算?住什么样的旅店才最省钱?哪些单位在哪个街道?”

  女青年与身边的人们交换了一下眼色,轻声问:“你知道?”

  欢镜听用脚从身后钩出一根矮凳,站上去,重新将双手拢到嘴前,朝四周的旅客高声地说:“什么是黑夜中的明灯?什么是黎明前的启明星?什么是前进的方向?什么是行动的指南?什么是……”

  那位女青年有些不耐烦地打断欢镜听的话:“好了好了,别说费话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女青年不客气的举动没让欢镜听生气,相反,脸上现出“等的就是你这份心急”的表情,他跳下矮凳,从身后拎过一个大旅行袋,拉开,取出一本薄薄的书,高高举起,“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们,《美丽的宝岛》,五元钱一本。”

  那位女青年反应过来,夸张地张大嘴,“哇,原来,你在推销旅行册啊!”她将书从欢镜听手中夺过去,翻了翻,把目光落到定价上,“哇,你也太黑心了吧?定价二角五分钱一本的破书,竟然敢喊五块钱一本的高价。”

  欢镜听双手抱到胸前,笑眯眯的样子,没做任何解释。

  女青年又翻了翻,做出欲扔不扔的样子,问:“原价,卖不卖?不卖,我可走了。”

  欢镜听仍旧抱着双手,仍旧笑眯眯的样子,“小姐,你大老远从西安跑到海南岛,路费花了多少?中途,花过冤枉钱吗?怎么,你现在双脚才刚刚站到港口,便一叶障目了?就心疼区区五元钱了?”他轻轻地从对方手里取过那本小书,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只花五元钱,让你一夜之间变成岛上通,这生意你认为值吗?”

  的确,欢镜听这句话说到了人们心坎上。凡是有过漂泊经历的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初到一个地方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熟悉环境,用打工者的话来说:先踩熟地皮。这样一来,没等那位女青年完全反应过来,四周的旅客便纷纷掏钱买书。没有多久,旅行袋中的书已经卖光了。

  欢镜听卖书的过程被一个中年男人一针不漏地看在眼里。等其他旅客散得差不多后,欢镜听转过脸望着中年男人粲然一笑,从后腰间抽出一本书,递到对方面前,热情地说:“老乡,送给你。”

  中年男人吃了一惊,情不自禁地倒退了好几步。他吃惊的不是欢镜听送书的举动,而是对方突然用四川话说出的老乡二字。

  “老乡?”中年男人虽然愣愣地望着欢镜听,但是,说出的话却是自自然然的家乡方言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四川人?”

  欢镜听露出两排白牙,脸上的笑容也如白牙似的晃眼。他说:“你先把书收起来。”

  中年男人一只手犹犹豫豫地接过书,一只手朝衣袋伸去——他准备掏钱。

  欢镜听立刻用语言停住了中年男人掏钱的动作,“我说过,这本书,送给你。”

  中年男人将书卷入手掌中,再次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四川人?”

  欢镜听脸上仍旧是那种牙齿般白得晃眼的笑容,“我不仅知道你是四川人,我还知道你是从江津出来闯海的人。”原来,就在那艘海轮泊到港口,从海轮里涌出如潮人流时,中年男人刚好来到欢镜听身边,望着那些闯海的人们,他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句四川方言:“龟儿子,人些起串串,好多哟。”

  听完欢镜听的解释,中年男人恍然大悟:难怪对方一下子就猜中了我的老乡身份。

  这时候,欢镜听指着那本书,笑着说:“老乡,我卖书,自己给自己订了一个规矩。”

  “什么规矩?”

  “外地人,五元钱一本,不少一分一厘,休得讲价;四川人,减一半,二元五角一本;重庆人,每本一元;至于像你这样的江津老乡嘛,”他缓缓地吐出一个字,“送。”

  中年男人一边翻着书一边问:“你怎么想起做书生意呢?”

  也许,中年男人顺便问问而已,然而在欢镜听听来,却属于一种商业机密。因此,欢镜听装出没听到对方的问话,弯腰拾起旅行袋,又将矮凳放入袋中。末后,他伸出一只手,说:“老乡,再见。”

  中年男人握了握欢镜听的手,“你叫什么名字?往后,我到哪儿找你?”

  欢镜听想了想,吐出三个字:“再说吧。”一边说一边朝不远处的三轮车走去。很快,三轮车载着他一路轰响着消失在灼热的阳光里。

  欢镜听回到旅店,还没换下汗淋淋的衣服,忽然听到大街上传来一声惊呼:“乌云来了。”的确,海岛上空忽然阴沉起来。先,一片薄薄乌云如邻家有女初长成般羞怯地缓缓飘来,后,一大片浓重乌云如一家有女百家求似的追求者急急地赶来,再后,便隐隐响起结婚多年彼此生厌后的恶夫追打弱妻时咚咚奔跑的雷声……对于这种乌云遮住太阳即将打雷下雨的前奏情形,欢镜听在四川盆地见得多了,一点都不新鲜。然而让欢镜听目瞪口呆的是,海岛上的人们对于乌云的到来,不仅不反感不厌恶,相反,他们却像迎接新娘子进门般地兴高采烈起来,一些大街上行走的女孩子,先是相互牵着手雀跃不已,继而欢快地拍起巴掌,给人一种“幸福时光”的印象。

  欢镜听真是大开眼界——乌云满天的日子居然被海南岛上的人们视为“幸福时光”。

  自此,欢镜听学到了一个见识:人生之旅是有阶段的,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位置,很多时候,人生就是在不同的旅途上寻求某一阶段的合适位置,或者叫做某一阶段的人生定位。如同灿烂的阳光照射着四川盆地,千万个四川人由衷地歌颂它,相反,让四川人厌恶的乌云移位到海南岛上,同样有千万个海南岛人在歌颂乌云,天上的气象如此,地下的人事也如此,人世间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欢镜听将这种天气与人事的变化理解成特殊意义的行道。若干年后,当初的“闯海者”欢镜听走上写作道路,他为自己取的笔名“欢镜听行道”即滥觞于此。

策划/编辑:陈元才 设计:谢是伟 技术支持:邢立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