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最新报道

椰风吹过的岁月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8-03-27   来源:    作者:王海咏

  椰风吹过的岁月

  王海咏

一个时代不留任何痕迹就结束了,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这段历史过去了整整二十五年,一直以来想提笔写点什么, 又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完成这一心愿。

今天突然收到老领导的微信,有一阵没联系了,自从我们当时工作的海南中商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中商所”)被撤销之后,中商人就各奔东西了,为生存,为理想,也为梦想。老领导说海南要庆祝建省30周年了,你能写点什么纪念一下我们中商人曾经共有的激情岁月吗? 也恰好在同一天,我看见网上的一则消息,讲述中国期货业的发展史,立刻觉得如果再不提笔,我们的这段过去就真得灰飞烟灭了, 似乎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没有发生过。当然我知道和这个时代、这个行业有密切关系的人们是不会忘记这段历史的,每个人都在这段经历中获益非浅。我深深地怀念往日的时光和往日的朋友,美好和痛苦的过去,到现在都变成了幸福的回忆。曾经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位中商人和几百名中商会员一起在海南为着共同的理想和目标而奋斗。多年以后,尽管大家已经定居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家,一旦相聚,我们依旧喜欢回忆那些美好的日日夜夜,我们都承认那些日子是属于我们中商人的青春岁月,激情和冲突都属于那个年代的我们。我们热爱中商,热爱海南,如果没有后来的大风大浪,也许我们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在那里终老。

后来在北京的日子里,每次经过矗立于长安街上的民族饭店时,中商所开业前的情景就会在脑海中不停地闪现。当时交易所的筹备人员分成了两拨人马,一批人员驻扎在北京,办公地点就是民族饭店,主要任务是拟定规则、设计产品和发展会员;另一批在交易所即将开业的所在地海口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但无论在北京还是海口,正值青春芳华的我们都在为迎接中商所的正式运营没日没夜地工作着。

当时的我,尽管参加工作的时间还不长,但心里对从事一份一眼就能看到自己未来的职业有些不甘,总是蠢蠢欲动地想去南方。那时的南方,尤其是海南经济特区,对我们那时代的年轻人就是一种召唤和诱惑。那时的海南,是无数年青人的寻梦之城。有人说,那时的海南,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激情与梦想。

1988年是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的第一年,也是中国期货市场的酝酿期。改革开放使得一批精英人士被派到了西方,在那里受到了相关的培训,然后又把代表这种高级市场经济形态的概念和运作方式带回了国内。

两年后,随着郑州商品交易所的成立,全国期货市场开始迈出蹒跚的第一步,上海、深圳等地紧随其后,中商所当时选择海南特区作为大本营也很顺理成章。但那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年代,在北方还只有零星可数的普通人听说过期货。但在海口,似乎人人都知道期货这个词,却又没有多少人能精确地说出期货到底是什么意思,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被混为一谈, 外盘期货和内盘期货在众人眼中没什么区别,和投机发财几乎是同义词。所以身处海口的中商所当时不仅要考虑生存,还肩负着期货知识教育的重任。

2008年,海南日报为建省办经济特区20周年所出的纪念特刊上,在列举1993年的海南大事记中,是这样描述中商所的成立的:“占据了国内首家多品种、跨行业、跨地区的股份制期货市场———海南中商期货交易所于1993年11月8日在海口华能大厦正式开业。经国家内贸部批准,并经工商局登记注册的这家期货交易所,按国际惯例实行会员制,来自全国各地的60多家首批会员有生产经营企业,也有金融机构,经纪公司。海南中商期货交易所是继上海、郑州等国内著名期货交易所后,由中商旅业股份公司、省农垦总公司等8家企业联合组建的。海南中商期货交易所开业大吉,开市后第49分钟,成交量即突破1000手。到闭市时,总成交量达1726手,合计金额约2300万元。”熟悉中商所的人都知道,中商所带有商业部的背景,创始时的总裁张庶平和副总裁唐荣汉,均出自商业部,他们都是市场经济的践行者和早期中国有形市场建设的推动者。

中商所一开业,很快就面临生存问题:国内大大小小,规范不规范的,算起来有四十多家商品期货交易所,国务院下定决心要清理一批,作为执行部门的中国证监会负责具体的清理整顿工作。到1994年年底,大部分的期货交易所被撤并,留下中商所与其他十三家期交所被批准成为国家试点期货交易所,并直接受中国证监会管理,由此,中商所有幸成为了中国商品期货市场发展史上的第一代拓荒者。

在解决生存问题后中商所发展迅速,此后的三、四年当中,创造了好几项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史上的“第一”:在国内第一个成功推出并运营白砂糖、天然橡胶、棕榈油、咖啡等品种,现在这些品种已是国内外某些交易所的主力品种;第一个应用地空通讯备份推出异地同步交易系统,这在那个互联网尚处于起步阶段的年代无疑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创新;第一个推出定点库仓单质押业务;其龙头产品天然橡胶的交易量,一度位列世界同类品种之首,使中商所成为了当时世界天然橡胶的定价中心;1996年中商所实现总成交额突破22000亿元,位居全国各期货交易所鳌头,区区一个岛上的交易所创造了规模第一的交易量,这在当时的期货界是个奇迹。

在中商所开业之前,东京工业品交易所曾一直是天然橡胶交易量最大的期交所,中商所天然橡胶品种的崛起对他们造成不小的压力。1996年,我们曾经走访过东京工业品交易所,该所总裁对中商所的天然橡胶品种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达到这么大的交易量发出了感慨:”我们现在每天都很关注你们的行情。”成为世界热带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正是张总当时为中商所确立的目标。

中商所对海南当地的经济的影响和积极作用也是不可置疑的。当时交易的热度吸引了大量来自全国的客户和资金,相关从业人员的数目也是直线上升。更重要的是由于海南地处橡胶产地,天然橡胶期货品种的上市,为当地的农垦企业提供了套期保值的有力工具,为现货市场和当地经济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为相关企业了解和学习如何通过套期保值来锁定成本和利润、规避风险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和一切新生事物一样,期货市场在成长发展的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问题。由于投机过度、交易所风控经验不足以及整个行业法规建设滞后等,使得整个1990年代国内期货市场时常烽烟四起,数家交易所的上市品种的交易先后均出现过多空战火,中商所也不例外。1997年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中商人经历了一个难忘的夏天。多头逆势逼空,导致天然橡胶品种R708大面积交割违约,市场震动。面对极其复杂的形势,中商所团队在唐总的带领下,顶住来自各方的巨大压力,连续一个多月夜以继日、抽丝剥茧,沉着处置,避免了一场群体性社会事件的发生。

1998年8月,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整顿和规范期货市场的通知》,中国证监会据此对期货市场再次进行力度很大的治理整顿,国内期货交易所和期货经纪公司的数量被大大压缩,清理整顿后,期货市场的格局由原来的14家期货交易所合并为大连、郑州、上海三家。中商所的辉煌就此落下帷幕,其交易品种咖啡、棕榈油停止交易(白砂糖已在早前退出交易),其始创的天然橡胶转入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商所的工作人员纷纷离开了海口、离开了这个行业,很多中商所的会员、客户也渐渐远离了这个市场,全国的期货市场在很长一段时间也进入了沉寂阶段。直至后来随着期货市场“为国民经济、地方经济服务”这一价值的重新被认可和挖掘,包括天然橡胶在内的一些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又开始渐渐活跃起来,2006年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成立,使得期货才又重回中国的资本市场。

中商所短暂的五年在中国期货市场的历史长河中似乎无足轻重,但曾经从那个时代一起摸爬滚打过来的中商所及其会员单位的工作人员以及客户们,都不会忘记中商所在这个短暂的五年为中国期货市场所作出的探索,为海南经济的发展所做出的努力和贡献。功过任凭说。而作为开拓者,在中国商品期货市场的发展历史上总应该还有中商所的一席之地。

十年前我曾回到海口,专门去看了中商所当年的所在地华能大厦,而隔壁就是我们曾经规划但再也没机会入住办公的中商大厦。当椰风再次吹过,一切都那么熟悉,一切又都那么陌生。但在中商所所经历的奋斗热情和在海南所收获的理想精神,如椰风一般在我心里留下了它的时代印迹,相信很多和我一样曾经在那个年代在海南有过或长或短驻足的人们,对海南会依旧怀有那份不一样的情怀。

经济特区海南建省的这三十年成就应该就是由众多来自全国各地像中商所一样的企业和中商人一样的热血青年一起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尽管有来有去,有起有落,但永远向前的精神是海南建省三十年来所不曾放弃的。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