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最新报道

闯海人:第22629号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8-03-06   来源:    作者:李瀚

  闯海人:第22629号

  李 瀚

在海南,年年四月说“闯海”。今年的四月,却显得格外不同:海南大特区要喜迎自己的30周年志庆。

悠悠三十载,谁为闯海人?

时光回溯至1988年那个人心思变、热情激奋、风起云涌的岁月。元月初,交大的一位朋友独自来了趟海南,回去说在那边找工作很难,求职人太多!那时,我踌躇满志,却也未下定决心亲赴海南一探究竟。不过,我收到了一封信,是海南行政区人才交流服务中心于1月7日发给我的回函(琼人才群字第22629号)。当时,我还是陕西一所市级党校的哲学教师。同年8月,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党校,进入一家海南内联公司工作。但我并未来海南,而是作了公司留守后方的办事处,还有就是当地政府驻海口办事处的驻当地“联络站”。在经济治理整顿期间,我能做的还有一件事就是:抓紧时间养孩子!一直到1992年春夏改革开放的春风再起,我才第一次踏上海南这片渴望已久的热土。随后,公司总部派我去了岛西南部的一处生物工程项目基地筹建办厂。两年多时间,我们备尝工业项目配套条件以及生活环境的艰辛,最后养殖技术、建设工期、设备质量方面居然都出了问题。无果而终,六七百万元的投资几乎全打了水漂。

1994年10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海口市政府机关主办的经济杂志社做起编辑工作。潮起又潮落,斯人渐入深海中。不过,编辑这活儿还合胃口,我一干就是五年。由于是机关刊物,市政府召开的一些会议,我也能进场旁听。那几年,海口经济起色不大,但有关城建、卫生、环保、园林、旅游等方面的创建活动接二连三,持续不断,为海口投资环境和人居环境的极大改观奠定了坚实基础。后来,我还在《天涯同舟》、《海南金融》等杂志做过编辑。这些年里,我参与编辑的杂志期刊、图书资料册数成百,审读文稿篇数上万。

闯海人,是有特定历史意涵的。闯海人首先是下海人,这是从体制角度讲的。那些放弃所能预期的体制内一切荣誉福利,义无反顾投身海南市场经济大海的人士才是真正的闯海人!他们或许早已功成名就,跻身富豪之列;或者热血渐凉、激情不再,却仍旧体无大恙、悠闲自在地徜徉于某个小区街头;甚或至今还在偏僻一隅为生存而艰难打拼。与此相对照,体制内迁入挪移的(如调入海南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企等),算不上真正闯海人。一当市场经济被宣布为体制改革目标,举国之内都成了“海”,此后“下海”便失去了文化意义。其二,闯海人又须是闯荡海南的人,当年去了深圳等特区或开发区的下海人也就不在此列。当然,有许多下海人是四处闯荡的;那就折衷一下,凡在海南做过事、干过工的下海人或可算作“闯海人”。传说中,当年有十万人才南下渡海而至,多少人又成了“闯海人”?这个号码22629可也算作一数?

闯海人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海南闯海文化别有一种去远方、浪迹天涯的意蕴。只是单单向往远方,那么天涯就永远只在梦想之中。不曾出走、不曾远去他乡,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家门口的人是无所谓故乡不故乡的。换言之,故乡是因为出走远方而被抛出来的!出走、去远方或是世界历史的一个永恒旋律。未来,人类说不定还会出走远去别个星球——遥远的异域他乡。那时,地球将不再是人类的唯一家园,而成为一个悠久的传说和遥远的故乡。

一头是天涯,一头是故乡,再加之明月, “天涯情结”对影成三。“月是故乡明”“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些美妙的诗句、幽幽的情思,无不交织融汇于天涯、明月、故乡的情结之中。

世人言,择一城终老。于我,这一城便是椰城!岁月静好,所求无多。未来五年,继续劳作。女儿居沪,愈飞愈高。福地海口,前景美好!

明月依旧照耀,故乡轮作远方。勿忘那年初心,长居天涯何妨!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