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百年骑楼的守护者

来源:    作者:黄斯琦    时间: 2018-06-05 16:03:05  

  【人物档案】

  赵爱华,海口骑楼建筑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综合整治项目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海口骑楼老街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海口南洋骑楼老街研究会会长。从2009年至今,她不辞辛劳,带领海口骑楼老街项目团队,全身心投入骑楼建筑修缮、骑楼南洋文化挖掘整理、骑楼商业业态调整工作之中。

  作为骑楼老街修缮的策划者和见证人,赵爱华主持编著了《百年骑楼之骑楼故事》《百年骑楼之立面信息采集》《百年骑楼之中山路老字号》《百年骑楼之复兴》系列丛书;2014至2015年,组织拍摄系列微电影《海口骑楼之末代格格》《海口骑楼之守望》。2015年,赵爱华获得海口市三八红旗手标兵称号。

  【人生感言】

  拙耕不已,厚积薄发。

  “骑楼项目给了我一个抒发人文情怀的机会,这是上天的安排。”说起老街修缮,海口市骑楼办副主任、海口骑楼老街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爱华情不自禁,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作为海口骑楼老街改造的策划者和见证人,她每天穿梭于骑楼老街,俨然成了这一带街区里最忙碌的人。

  在第四届海口金岛音乐节颁奖晚会上,海口骑楼老街获得“海南十大最佳电影取景地”排名第一的殊荣,捧着“小金人”的赵爱华百感交集。中山路、水巷口、博爱路成片的骑楼老街区经过改造,透出了一种古朴、自然、怀旧的人文气息,成了一处让人感到温暖的地方。

  骨子里总有一股冲劲

  赵爱华打小在部队大院的军人家庭中长大,她的父亲是一位老共产党员,曾经参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核试验。作为一名国家科研工作者,严谨、坚韧、细致的工作作风和生活态度几乎全部延续在了赵爱华的身上。

  “记得从上小学开始,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每天早晨6点,我都会被起床号惊醒,迅速穿好衣服,出去跑步锻炼身体,就像战士出操一样,没有一天落过,风雨无阻。有时候雾气太大,几乎连自己的鼻尖都看不见了。回忆往事,赵爱华笑着说。或许就是从那时起,她骨子里就有了不服输、坚忍的性格。

  在10岁那年,她跟着父母连随同科研所搬迁到了河南洛阳龙门石窟附近的一个山沟里。因为父亲工作的单位是属于中央军委直接管辖的保密科研单位,部队驻军在深山沟里,平时难得进一次城,每周只有一次机会乘部队班车去洛阳市购物,班车出山沟,需要经过很长一段盘山公路,每周到市区买东西便是赵爱华那时最期盼也是最快乐的事情。

  研究所里的工作人员大多来自国内名校,是一个知识分子集中的地方,赵爱华耳濡目染科研所里高知识分子的科研精神,因为专心科研的人,一股脑全扎进科学里去了,似乎外面事物感知力很差,像“陈景瑞这样的执着的数学家在科研所里屡见不鲜,我经常碰见走路撞树、摔跤、掉沟的人,但我不觉得吃惊和有趣”。好像外面的世界都跟他们无关,我很尊敬他们,以他们为学习的榜样。

  “尽管部队驻扎在深山沟里,因为是军委直管单位,又是国家高端研究课题。每逢节假日,军委都会安排文艺演出及体育比赛来慰问这些知识分子们,我们从小也有很多机会见到大明星、体育健将,爱上羽毛球运动也是因为上初中时,看到一场精彩的羽毛球比赛,从此与羽毛球结下不解之缘”,赵爱华回忆往事时显得很幸福。

  儿时的赵爱华就像一个假小子一样,好奇心极强,与男孩子一起上山爬树、掏鸟窝、摘槐花成了她最好的玩法。同时也练就了她不服输的个性,骨子里总有一股冲劲。”

  也正是这种不服输、执著的个性,成就了赵爱华、也成就了今天的骑楼老街。

  刚开始修缮中山路的时候,老百姓并不是很理解。居民们认为在这里生活得很好,这些商铺几十年来一直在经营,修缮影响了他们的生意。一开始施工受到了很大的阻扰。当时是赵爱华和她的团队几乎走遍了每一栋的骑楼了,就是跟老百姓坐在家里聊骑楼的故事,跟老百姓沟通,讲保护的意义。老百姓从开始的不理解到理解,然后和他们一起共同来挖掘骑楼的历史文化。修缮完成后,看着日新月异的老街,老居民喜在心头。每每赵爱华走在老街上的时候,一些硬要拉着她到家里去喝茶。

  来海南就再也没想过离开

  1992年,赵爱华踏上了海南这片热土。自此,20余年,她从未想过离开海南。赵爱华说:“海南对她充满了宿命般的归属感。”

  赵爱华的丈夫是最早一批的闯海人,赵爱华与他一同见证了海南上世纪90年代房地产的高低潮时期,很多人在那时选择了深圳、广州,而他们却找不到任何理由离开海南,留在海南,根扎在海南,在设计院工作过,任职过房地产公司,做过旅游开发,完成过一系列旅游文化项目的建设工作。随后她将自己人生最具经验最具智慧的时光都用在了海口骑楼老街的修缮和文化开发上。

  冥冥之中似乎都有定数。赵爱华与老街的不解之缘自2009年开始。接手骑楼老街的修缮工作之初,整个项目团队犹如一张白纸,漫无头绪,不知从何做起。

  海口骑楼不同于其他省市的骑楼风格,它具有浓郁的南洋风情,每幢建筑都有其显著的特点。但问题来了,查看史料,听当地老居民讲述骑楼曾经的辉煌,可是怎么修缮恢复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独特的海口骑楼,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和模式去修缮。

  整整半年,赵爱华和她的团队没有一丝进展。他们几乎天天在外奔波,找过多家设计院设计修缮的图纸,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在此时,赵爱华获知,同济大学的历史建筑保护系有个常青教授,在1992年曾经到过骑楼老街,并且对老街进行过详细的测绘。“或许可以找他试试。”赵爱华来到了同济大学,找到了常青、戴仕炳教授。

  骑楼的修缮工作这才开始看见了曙光。修复专家戴仕炳多次往返于海口、上海,一步一个脚印琢磨出专属海口南洋风格特色的海口骑楼修缮方法。

  历经多年,原本的南洋式骑楼逐渐随着商业的发展而发生了颠覆的变化,海口多处骑楼建筑残破不堪,有的墙体已经脱落、有的经过居民自身改建后已然失去本身建筑的特点、有的建筑在文革期间已经被破坏殆尽,而中山路的骑楼老街俨然变成了五金店一条街。

  难道骑楼的辉煌真的只存在曾经吗?赵爱华激动地对我说:“有些具有历史价值的东西是必须要保留下来的,无论要花费多长的时间,多少的代价。”这样一句话,赵爱华便用了许多年去付诸实现。

  当时,修复面临着三大挑战。一是“修旧如故”。也就是说修复过程中,留下骑楼历史上所经历过的一些干预措施,包括物质介入等。二是少干预。就像一个八九十岁的病人,须采用相对保守的疗法。同样,针对八九十年的老房子,修复的方法也要比较保守,干预不能太多。只要建筑的肢体和肌理没有大的损伤就尽可能保留。三是把历史建筑当作一个生命体来看待,而不是一个化石。修房子不是为了修而修,修好是为了把建筑的生命延续下去,让它的价值得到提升。

  万事开头难,但接下来遇到的问题也一点不轻松。面对困难,赵爱华和他们的团从未打过退堂鼓,她说,人的生命价值在于奋斗。对充满宿命感归宿感的海南,赵爱华说自己就是海南人,能为海南做力所能及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赵爱华说,“这个项目交给我做的时候,我非常的兴奋,觉得有太多的工作要去做了。有太多的故事让我去挖掘。”

  打造独一无二的海口骑楼

  5年的时间,赵爱华与她的团队对骑楼项目采用“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做法,创造了独特的一个“海口模式”。这种模式在修缮上表现为建筑的色彩、工艺、材料上恢复原本老街的模式;在业态的调整上打造出文化旅游相结合的形式;同时在修缮工作中尽量挖掘文化,保留文化;复兴文化。

  老海口人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2014年的最后一天,博爱北路上的工人正在拆除脚手架,而这恰恰标志着水巷口、中山路、博爱北路等三条骑楼老街基本修缮完工。

  在骑楼修缮的日子里,最难的是说服中山路原来五金机电的业主们迁移、重新调整新业态。因为许多房东是土生土长的老居民,思想根深蒂固,认为卖电器租金高,不愿意调整新业态。赵爱华团队碰了无数的钉子。

  难道居民不配合整改就放弃了?难道骨头不好啃就直接丢掉了?难道领导班子换了一届又一届自己就有离开的借口了?这些难题在赵爱华眼里都不是事。她集思广益,用水巷口的示范房作为起点整改招商,而今的“林记”南洋华侨餐厅便是最为成功的例子。“林记”的老板是马来西亚华侨,厨娘也是正宗的马来西亚人,餐厅的装潢、服务员的服装、餐饮的口味等,无不体现着异国风情。林老板说,当初回国,看到整改后的骑楼老街,恍如回到了马来西亚的骑楼街上,实在太相似了。如今,海口骑楼老街上的花车也是借鉴了马来西亚老街。

  “所有的成功都要用行动来说话。老居民不愿意变更原先的业态,是对我们新的业态没信心”。赵爱华率先在水巷口建起了第一家文化展示馆,郑重其事告诉大家:我们不是打游击战,不是做个样子,而是要把骑楼稳步发展起来,以后骑楼老街的业态就是文化与旅游相结合。

  中山路第一家“昔街”咖啡开业了,这也是赵爱华利用公房开设的第一家咖啡馆,公房必须起到引领示范作用。很快,隔壁的“蓝庭咖啡馆”也开业了。但其他人却并未买账,怎么办?赵爱华就帅旗下骑楼公司去一户一户地游说,一家一家地做工作,首先动员那些有调整意愿的商户,再以他们为基础发展其他商户,以此类推不断进行良性发酵。“那时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请老居民喝茶开会。或许我讲得再多,他们也不会相信,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身边有意愿整改的商户带动他们的邻里,而我们每天都在做大家的思想工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嘛。感觉一辈子的话都在那段时间说完了。”赵爱华笑着说。

  “几年来,艰苦的工作,很多同事没能坚持下去,纷纷离开老街另谋高就了”。在赵爱华的轻描淡写中,我感受到了其背后的不易,不仅仅是工作上遇到的难题,更多的是不为外人所理解的艰辛,要知道,调整中山路几十年来的业态并不在她的工作范围内,这吃力不讨好的硬骨头就这么被赵爱华和她的团队硬生生地啃下去了。

  3年,调整了中山路五金机电80%业态,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赵爱华团队做到了。

  闲暇漫步在骑楼老街上,周边的光景似乎让人一瞬间有了穿越的感觉,犹如回到了上世纪30年代的民国。咖啡馆、炭画工艺、椰雕产品等一些将历史、文化和地方特色相结合是海口骑楼老街修复工作的核心思路。骑楼修复一直伴随着老街文化元素的挖掘工作。

  “对于骑楼老街保护与改造,就像养育一个襁褓里的孩子,看着他一点点长大”,她说,每每走在海口骑楼老街上,每一块青石板砖、每一幢南洋建筑,似乎都在讲述那沧桑的往事,好像将我们带回了上世纪的岁月。

  爱护人才是成功的关键

  无论自己再怎么强大,单枪匹马始终是难以成事的,大家共同的努力才是成功的关键。赵爱华尤其重视和爱护人才。

  刘涛作为总工程师,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赵爱华说起她的爱将,客观而不失偏颇,刘涛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他个性很强,有时过于执着自己的观点,只要认为是对的,谁的话都很难听得进去,即使是上司的面子也不给。“我知道他的脾气个性,明白不能直接跟他杠上,最好的办法就是尊重和支持,你会发现很多时候他会给你很多惊喜。”

  在刘涛带领下,中山路上出现了“广祺昌”、“全丰泰”、“安记”等一批老字(商)号。通过挖掘、收集、整理,向老居民征集资料、老照片、印章等老街旧物,原先被湮没于水泥、广告牌之下的老字号,如“中央银行”、“尚易”等60多个老字(商)号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博爱北路街道整治工程于去年7月正式动工,工程包括博爱北路、水巷口街路段的老街修复与改造,自去年8月博爱北路“老字号”挖掘工作开始至今,已陆续挖掘出80多个“老字号”。

  对于其他人,赵爱华同样知人善用。适合做外联工作的,不要因为他本身专业而限制或质疑其工作能力;擅长工程技术方面的,也不因为其本身文凭问题而一竿子打死。在赵爱华看来,人才的培养和重视就是“十年建树,百年育人”的工作。

  “工作上就领导,生活上是老大姐。”赵爱华的同事们这么评价她。她总就“唠唠叨叨”: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健康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经常动员同事进行体育锻炼,让经常坐在电脑前的文职人员人多到户外走走看;让一根筋扎在研究里的人在体验自然总找到更多灵感。

  人生要活得像多彩的电影

  赵爱华给我最大的印象是气质沉稳,内敛刚强。有些人的故事说出来就是心灵鸡汤,听赵爱华讲述她的人生经历却像在看一部有意思的多彩人生电影。

  从小在军人家庭长大,经常与战士一起操练,练就了一副好身板,各种体育运动几乎都难不倒她。

  如今,赵爱华这么忙,工作时全心全意,一股脑全扎在骑楼老街的项目上,会有业余时间吗?即使有,也是用来补眠吧。出乎意料,她不仅每周都有固定的锻炼时间,而且还是羽毛球的种子选手。曾在2013年和2014拿下市委组织的处级以上干部羽毛球比赛的女双冠军;2014年同时拿下女单、女双冠军。

  赵爱华淡淡地笑着。“只想着每次都尽全力去拼,这才是尊重对手的表现。今年我还会参加羽毛球比赛,想想知道自己是否还宝刀未老,但同时也希望看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新秀。”

  对于一直生活在老街上的人们来说,骑楼就是他们家,他们的根,他们每天的日常生活都离不开骑楼。老街不仅连接着过去,也延续着现在和未来。对于它的保护和修缮,这将需要许多像赵爱华一样尊重历史文化的人的努力付出,但他们知道,一切的努力都值得。2000多个日子奔忙于骑楼老街项目,现今获得了市民们的赞赏和认可。

  海口骑楼老街在项目团队接手修缮之前,在人们的眼里几乎就是“断壁残垣”一栋栋破旧的房子,也没有任何的活动会在骑楼举办。而今,“中以文化活动周”去年在海口骑楼老街启动,中国和以色列两国通过民间方式进行文化互动和交流。

  赵爱华表示,海口市骑楼办正在与海口骑楼老街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海口南洋骑楼老街研究会一起,筹建海口骑楼与海上丝绸之路展览馆。她说,海口骑楼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商业价值。它是历史原点,海外侨胞记住乡愁的历史文脉。目前,海南省正在打造海上丝绸之路的桥头堡,海口骑楼老街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内核以及文化视点,不可或缺。

  不同于别处的喧嚣繁华,老街,在城市变迁的潮流中,正酝酿着大放光彩。赵爱华最后总结道:“我们要保护好海口的城市的‘根’和‘魂’,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老街,擦亮这张城市历史文化名片。”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