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文
儋州山歌诗情画意 唱出人间喜怒哀乐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8-14 17:56:00

“儋州山歌语言的精湛,艺术的高超,意境的美妙,思想的深邃,并非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海南省乡土文化研究会会长、儋州调声山歌暨民间艺术协会名誉会长羊中兴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羊中兴对儋州山歌的研究颇有见地,他很认同郭沫若“儋州山歌不亚于唐诗”的评价,并从多方面解析这个“不亚于”:

  其一,儋州山歌的诗情画意与唐诗相比有异曲同工之妙。有这样一首儋州山歌:“水本与月共一片,水在江河月在天。秋月影照清江水,不真月共水同眠。”唐朝李治曾写过一首诗:“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两者的意境确有一比。

  其二,儋州山歌具有形象生动、精彩迷人的语言。有这样一首儋州山歌:“披风不怕身寒冷,心红不忌路疏生。记得月前花下约,转水绕山放步行。”赴约后生的情态和心理跃然而出。

  其三,儋州山歌具有深刻隽永的哲理性。有这样一首儋州山歌:“一世人生得几久,一年四季换春秋。人生不得千年老,不似水干水换流。”以水流喻人生,以时光比人生,发人深思。唐代与宋代相比缺少哲理诗,但不乏哲理。比如,唐代虞世南诗“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借咏蝉来阐明“居高”而“声远”的人生哲理。

  其四,儋州山歌具有抑扬顿挫的优美韵律。山歌属于按声调的平仄格律吟诵的“诗词”类,而儋州山歌每首四句,大体相当于近体诗的绝句,每句最后一个字的声调,与普通话的阴、阳、上、去声调基本一致,比唐诗宋词的约束更多更严。

  其五,儋州山歌具有开阔意境和大胆想象。有这样一首儋州山歌:“十五月光映地下,月中丹桂正开花。想心飞上月宫去,与姑嫦娥饮花茶。”整首歌想象力很丰富,尤以第二句“月中丹桂”想象更奇特:究竟是天上的月亮?还是“十五月光”照耀下的地球也像月球一样?个中意境,确非凡境。

  羊中兴认为,儋州山歌的诸多艺术特色值得可圈可点。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儋州山歌产生于最底层,既有“下里巴人”的一面,也不乏“阳春白雪”的一面,这与唐诗主要由有才华的文人创作相比,儋州山歌更突出大众化。

  “如果放开一点来说,我觉得儋州山歌真是把人间的喜怒哀乐都唱绝了。”羊中兴感慨地说,“儋州山歌不刻意雕琢,其粗犷、朴野,对人心灵的叩击更加猛烈。”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